对话:3D打印商业模式创新



对话:3D打印商业模式创新

邵波:各位好,下面我们进行第二场的对话,首先我们请Vladimir Mironov谈一下关于生物打印。

Vladimir Mironov:如何进行生物打印?实际上就像我们的一个快速成型的过程,当你处理任何的信息技术之前,必须要有一个预处理的过程,最后是后处理的过程。现在需要有一个电脑辅助的设计,然后专门有一些专用的软件行。我们需要一个数字模型,然后是生物打印的材料,然后还需要一个打印机,而且你还必要装备生物墨水,因为这是一种可以修复的可以生物降解材料。

给大家提供一组数据,目前有多达150万的中国人会需要器官移植,而90%的人需要肾,在中国肾的供应只能达到1%,在美国是20%,在俄罗斯是10%。基于这种情况,黑市上肾的价格就会一路高涨,可以达到几十万美元。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因为供应远远赶不上需求,实际上这个总额达可以达到200亿美元。我们的3D打印只是模仿人体器官的结构,从而达到双赢的局面。

一百年前一个来自俄罗斯的科学家就发现了组织融合现象,然后这个人他的儿子成为了诺贝尔奖的得主,这个人的名字叫做比特威尔森,他是一个组织融合流程的发现者,发现组织是再生的(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发现)。

而现在,我们要如何打印一个组织,要考虑建模,考虑材料的特性,考虑融合性,考虑衔接。这是一个多层次模型,如果没有组织衔接的话,是很难成功的。我们还要有一个很好的理论支撑,包括生物和化学方面理论的支撑。组织液、组织的生物水都能和水凝胶一起发挥作用。很多人说这是一个二维的技术,而我们说的是一个三维的技术,这个问题和我们的组织衔接相关的是有两个现象。3D打印肾脏可以有原始肾脏90%的功能,在整个结构中,我们建立了一个大直径的血管,然后是中小直径的血管,然后是CIA。

打印人类的血管,打印我们的肝脏,都需要更多的细胞,能够重塑肝和肾,一层一层的打印,就可以恢复肝的功能,器官的功能。其实肾也是相同的道理,比如说我们打印肾脏,会打印一整套系统,有一个系统是进行排尿用的,这是类似一个管道一样的东西,或者叫肾小管。我们所谈到的肾的模型,打印之前会被统计到底有多少层,我们可以进行球状体的逐层的打印。我们所打印的肾血管的情况,在美国国会的图书馆里面也做过研究,这也是现有的打印技术,是非常细微的精细的打印。这不是活着的细胞,是塑料的,那么怎么样来创造一个活着的细胞呢,这里会有一些技术,我们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计算,你可以使用软件来进行计算,计算他的直径和长度。利用日本的生物焊接技术,制造血束管,最后打印一个肾脏也不是问题。这个图片也显示出我们在这个实验中所做的一些数值,这是一些按纽,所有的过程都由机器人全自动完成的,这大概就是我们全自动的生物打印技术,我必须要到此结束了,不想占用大家太多的时间,如果有人想去了解我们的肾脏怎么打印,我们可以在会后进行详细的讨论,当然对于这方面的打印我没有讲得太多,我们会后可以继续讨论,我们实际上不需要购买材料,但是你会发现这些组织的球状体能够作为一个工程技术的所以我们实际上还是一种很重要的,这也是第一次我把生物打印在科学这本杂志上出版,你们知道自然和科学这本杂志,这是很权威的自然科学的期刊,所以我们谈到了包括了一些支架,当然最重要的,这是一个新的组织科学研究的领域。

3D打印市场,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第二个大的市场是软件市场,第三个是生物打印机,虽然目前的价格很高。我保证在未来生物打印机会越来越便宜,除了打印肾脏肝脏,现在也要在其他地方开展这项工作,这是真正的大领域,在于我们开始能够打印组织和器官,不是在实验室里面,而是直接的在一个房间里面就能够打印出来。3D打印有一个很好的市场,所以我们大胆的预测有25% 男性在30岁的时候会有一些脱发的问题,而60%的男性在60岁以后都会秃头,非常感谢生物技术的发展,3D打印也会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而且有一些论文已经展示了这些方面的进程,我们能够打印头发,确实是另外一个非常好的市场所以这是非常有前景的市场。

主持人:好,我们非常感谢4先生,给我们做的非常精彩的,信息量比较大的演讲,那么我们知道3D打印现在不仅仅是在中国热,他其实在全球都非常的热,我看到在2010年的时候,我们在德国等国,很多的专家和企业都在投资3D打印,同时期待3D打印个东西能够被商业化,我们发现2014年的时候整个3D打印的市场机会也很大,我的数据并不全,应该只有三四十亿美金的规模,到中国市场的规模会是多少呢?大概会占到全球市场的9到10个百分点,这是非常低的,我们知道任何一个产业如果你只有10亿20亿的体量或者是规模的话,实际上很难变成一个特别大的产业的,那么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来搞专门的一个对话来讨论3D打印技术,我们发现在中国市场,3D打印原来不叫这个,我们在10年前叫做增材制造,现在都习惯叫3D打印,这几年3D打印从国外来看,这些大的电子商务平台都在纷纷的去销售3D打印,但是对于整个3D打印行业来讲,3D打印企业包括从事3D打印的专家和学者来讲,这是对包括工业级企业级的打印技术,我就想请各位嘉宾来和我们探讨一下,3D打印技术的成熟商业模式,我们今天来参加会议的同行们,有什么样好的建议,或者是一些意见,让我们能够更清晰的,更准确的去在3D打印这个技术中去更好的发展。

肖国栋:我从事3D的技术有将近十年的时间,以后3D打印往哪里发展,3D产品和工艺要怎么发展,都需要一定的商业模式,而且这个商业模式一定要接地气。让他们做一些产品的开发,在云端和实验室都能完成,互联网有一个很大的泡沫,我们需要有方方面面的产业,只有和生活息息相关,才能真正成为大的产业。

Vladimir Mironov:商业模式已经在当下投入使用了,特别是我们3D产业方面,我们公司使用3D打印来进行产品的研发,这将会继续持续很多年,而且这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实现,比如在航空使用金属打印机来创造我们看到的一些飞机的零部件,我们觉得将会看到一个结合,他是将增材和其他技术结合起来,这是一个工业化规模的机器,他会给我们更多的附加值,所以你会有一个增材的制造和组装,这也是和传统的技术结合起来,而这个理念能将很多技术综合起来。第三个方面就是高度综合的社会社交媒体支持的一个具有创意的环境,这种环境是一个很大的领域,而且这个方面的技术,比如说扫描提供一个新环境,让人们具有能力在一个创造力的过程中具有更多的能力。第四个在生物的细分市场,可能已经有些亚模型已经出现了,比如说帮助医生完成工作或者其他的生物打印市场也是成熟的,生物打印我们使用陶瓷或者任何生活用品。人们会使用一些新的技术,在未来的市场,可以打印嘴唇等,这是一个快速成型打印有类似的地方,首先是制造一个活的器官,光是一个肾脏的需求就非常大,另外是有一个很好的平台来进行研发,他们花费了很多钱来研究。这家公司是一家成立已有五年的公司,去年7月份他们上市了,他们市场价值的评估,我们是美国第一家进行生物打印的公司,当时评值是100亿美元,这是很多人相信生物打印是有前景的,而且成本会下降。打印机非常便宜,但是墨水很贵,而且需要持续的买。外科医生只能做一些切割的手术,但是你可以进行3D打印,结合机器人可以进行很多工作,所以这是非常有前景的,当你把3D打印卖给学术界的时候,可能价格不是很高,但是卖到医院会到200万美元,最后我想说有这样一个市场,不仅用3D打印用来治疗疾病,还可以创造新的器官。

欧阳翔:相现在的3D打印现在发展非常快,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现在的3D打印,其实真正的会改变3D消费形态的会有两个大的方向。一个是将来改变制造业的形态,这是非常惊人的变化,社会的剧变,我们制造行业会有很大的变化。第二个,怎么样去更好的结合资源,包括创新的力量,我们有一个云平台,我们的创客可以把自己的想法模型上传,我们可以把他的创意进行实现,过不了多久,如果这样的构想能够实现的话,很多品牌和产品可能会消失,我们去天猫或者京东是去买一个产品,将来可能会出现一个好的想法,先过去制造一些东西,可能不需要去采购,我可以做成一个数据模型,在异地或者本地去进行3D打印制造,这些设想离现在还有一段距离。随着产业链的不断发展,国内产业链可能还不够健全,我们不光生产耗材,设备也会有,对整个产业来讲,分工清晰的话,多整个盈利模式也会更清晰。比如教育,我们国内3D打印的人才缺口很大,所以我们教育投入是很大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培育3D打印的消费者和人才。

Nicolai Peitersen:对于整个3D打印,让他们去利用新的技术,我们经常关注新技术高科技,我们也听到市场不够成熟等很多问题,我们谈到一个新的市场新的机遇,在中国有很多这样的机遇,昨天我们在一场竞赛上获得了一个大奖,参赛作品是一个假肢,所以残疾人市场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还有对贫穷的农村残障人群的需求也是很大的,他们可能不需要高技术来改变生活,低技术的也可以。

邵波:我看到在3D产业里面,全球严格来讲上市公式只有4家,我们发现这4家里面有两家是做的最大的,但也不过十几亿美金的销售规模,他们去年的财务报告都不是很好。从盈利来看,我们发现3D产业是非常热的,但现实是我们没有特别大的企业产生,我们中国专注做3D的企业只有一两个亿,这就是我们商业模式的问题了。我们认为市场是有前景的,但实际上大家都不够强大,每个企业之间有很多的技术同质化,很多比较前沿的技术都在实验室,或者是专家还没有做商业化,只是停留在实验室里面,我们如何推动让两者结合,让整个产业结合起来,比如中国的电子商务阿里巴巴,包括京东,年销售都是几千亿,我们3D的前景虽然很好,但是差距还是非常大的,我们怎么样让行业发展,我们应该做什么事,才能够推动一个好的商业模式,这需要大家共同的智慧。

Vladimir Mironov:1985年3D打印就出现了,所以这不是一个新的东西,FDM也不是新技术,为什么发展不快呢,真正的挑战是发达经济体,我们都知道中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3D打印的理念怎么样带回欧洲或者美国,今天在这里举行会议是很难的,我问了一个嘉宾说为什么是这样的情况呢,他说这是新一代年轻人非常愿意启动的模式,而且他们喜欢便宜的打印机,我说你是一个非常典型的资本家,而你的机器是非常贵的,材料是非常贵的,年轻人创业需要有便宜的材料和机器,而你们在保护你们的利益,我们设计的机器可能在中国有百分之9的利润,有人预测说所有人都会在生命中使用3D打印机。还有一点,怎么样帮助人们来推动,我们已经忘记了让那些受过教育的人来能读能写能说,21世纪即便是学生也要学习怎么使用电脑,否则就是新的文盲,所以每一个学生都知道怎么使用电脑辅助设计。

Ian Gibson:实际上很多可以自己设计,这样就能打开一个市场,充分释放潜力,产品就会出现了。需求越来越大,这个市场有多大,得看你有多少投资来支持这个市场的发展,像这些材料供应商他们去研发怎么样去真正满足市场所需的材料,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弥散的行业了,这些不同的市场部门和应用领域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有些会消失掉,有些会繁荣,这也是就不用的技术而言,无论他是市场推动还是不是市场推动的,而且刚才俄罗斯的嘉宾说道,美国把3D打印作为挽救制造业的方式,中国也会保护制造业行业并去发展它,这里我要说一个重点,好像所有人都在遮掩一个术语,中国制造,印度制造等,我觉得这是完全没有抓住重点,谁会比中国人更了解中国市场呢。

Vladimir Mironov:有人问了一个问题,你们是在哪里制造或者是创造了这个东西,当你谈到苹果手机的时候,他是在深圳制造的,但是在美国设计的,所以说对于谁从苹果赚钱了,设计肯定相对而言是赚钱的,我再次重申,电脑辅助的设计必须是每个中国人都必须会的技能。

邵波:今天这个产业规模不大,但是并不否认这个产业,对于基础投入来讲,大家看到在航空航天,这些都是前端的,我们看到北京几个大的医院也在尝试3D打印,但是这个路程很遥远,能够往前走就是看好这个市场,所以我和两位专家观点是一致的。

欧阳翔:首先分享两个行业,绝大部分人都看好这个行业,有两个行业,电信行业和电动自行车行业,很多企业都投入巨资。我不是这个行业的,但是我觉得整个商业模式也受到局限,想特斯拉在中国卖的也不好,整个商业模式在国内受到很多限制,一个原因是充电桩不够。电信国务院总理说要降低电信资费,让竞争充分市场开放、真正激发市场获利,现在很多人看好这个行业,但是真正为行业推动,在中国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包括行业研究机构,用户等,都需要大家去推动这个产业,我们现在有很多技术没有开放没有开源。我们技术可能非常好,但是让用户离我们很远,一个是需要政府的支持,二是技术的开放, 我们企业可以降低生产成本,同时把更多的服务用到我们的服务我们降低成本以后,我们让利给最终用户,会有更多人来用3D打印,慢慢的这个行应就会起来,会很快,这是我的一个想法,跟大家分享一下。

肖国栋:包括从个人的设计师开始,刚才的专家也提到,中国的设计一直是一个弱项,我们做三维扫描也好,把设计师从学校开始培养出创造设计的能力,国外的3D打印机,现在高端的就是设备贵,材料是封闭的,国内的企业,有些能力能达到,但有些还没有达到。在将来中国市场上,除了3D打印之外,都要起来充分的竞争,才能把壁垒去除掉,台湾四五千家公司的时候,才能把这个行业冲击到现在,每个人都可以用,只有这样,更多的企业融进来,我们在桌面的竞争已经很通俗了,两千块钱,一千块钱能做一个机器,这是不是一个好事儿,从大方向来讲,这个竞争是一个好事儿,小范围可能充分的竞争保障不了利润,这个时候政府应该有一个区域性的解决方案,每个区域内要建立自己的一套技术,或者是本地供应的产品,这样有一个专业化的发展,包括专门对设计师的,专门对工业的,专门对生物的等等。充分的竞争加上走专业化路线,才能使3D打印的模式探讨起来更加的充分,这是我的一点理解,谢谢大家。

邵波:谢谢第二轮专家企业家观点的分享,我们还剩一点时间,有没有听众有问题需要跟专家互动的?

互动:谢谢各位,我想问一下这位来自俄罗斯的先生,第一3D打印肾脏的成本是多少?第二3D打印打印人体器官您预测什么时候可以进入临床运用?第三3D打印在整个生物领域目前有哪些技术上的难题?

Vladimir Mironov:什么时候你能够创造出一个高科技产品,而且有一个足够的市场渗透率,而且这个价格不仅会下降十倍,百倍,甚至千倍,主要的问题在于你能够打印出肾脏,是不是每个人都买的起,我的答案是可以的。针对第三个问题,我想说的是所谓的医疗经济学的概念,他们已经统计了到底政府或者是医疗机构能够支付多少钱,来进行具体的治疗,比如说像器官移植或者是3D打印,而根据美国或者欧洲的研究,这个肾脏可能会耗费差多5万美元,而我3月23号的时候,我在韩国,日本一个教授告诉我说日本想创造第一个人类的器官,这个器官是适用于人体,他是来自日本的一个诺贝尔奖的得主,09年的时候日本的一个肝脏的成本是8000美元,它们是怎么创造的这个价格我不知道,怎么发明的我也不知道。问题是什么呢?我们会碰到什么样的技术难题,我们开始考虑一个肾脏,有一些想法就是说,我们不仅是把基因或者是细胞注入其中,如果很简单,也很容易,你就不需要去打印了,但问题是在于所谓的每一个生物结构都有一个薄膜,你要注入细胞的话,体内是无法承受的,所以我觉得对肾脏来说也是一个问题,第三点是为什么要创造肾脏呢?我们看到,他所做的是一个现有的肝脏,他提起的细胞之后注射,他就获得了非常好的肝脏方面的数据,而这个肝脏通过他的工作能够发挥作用的,所以我想要说的是我们创造的是一个医药的网络,而这会有助于发展。这里面有两个问题,这个问题必须要和我们的血管相关的,也要和肾小管有联系,所以也就是产生尿的尿管,他们是很精密的,所以你要想象在体内进行这样一个3D打印是很难的,所以这是一个挑战。互动:非常感谢你们的发言,你们的演讲非常演讲,非常感谢能够听到你们谈论的3D打印模式的创新,现在一个非常著名的经济学家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设计是我们打印行业的关键。

Ian Gibson:如果未来是一个开放的环境,如果你想去解决一个社会的需求,那么问题越多,我们就可能更多更快的解决这些问题,所以我们看到通过一个开放式的创新方法,我们通过开放的平台解决问题,如果我们各自为政解决一些具体问题的话,我们就无法快速的解决问题,除非我们能有一个分散式的开放平台,能够充分的利用网络的力量。谈到对3D打印宣传过度的说法,我想说为什么会有这样过度的宣传,特别是想利用3D打印技术,作为一个宣传的点,就像刚才一位教授所说的,我们还不成熟的制造商,还有其它的这种3D打印行业者推波助澜,所以说我个人非常兴奋的如果有一个开放的平台进行设计和制造的话。制造和设计的未来是否是一个开放的未来呢?我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我想要说的,我们昨天也在开源的平台看到了有一个开放的照片,这些都是非常棒的例子,他们充分的说明了我们当前的一个状况,也就是技术现在所处的状况,而且我也期待将会有一个非常好的势头。我想到说的是这种知识产权的保护在在某些方面将会在一定意义上扼杀这种技术地发展,当然有时候是有必要的,为了让这个技术成熟起来,能够足够的成熟和发展,才能够继续的延续自身的持续发展,如果要是有一个开放的,如果是25年前就有一个开放的平台,我就无法想象25年之后我们会何去何从,我想说是让所有人都去做,无论是是否有一个足够的技术进展来适应广泛范围的应用,这就是我的回答,“是的”和“不”,我个人不喜欢专利保护,我个人也不是很喜欢专利,但是我理解我的同行们会这么做的苦衷。

Vladimir Mironov:如果没有宣传就没有真正的资本主义,宣传是资本主义的一个组成部分,不管你喜欢不喜欢都是这样,如果没有这个大肆宣传就没有更多的人关注3D打印,更多的人关注就有更多的钱。第二点是科幻方面的,一个器官打印,有60家公司已经在销售生物打印机了,有五家公司正在销售,他们已经开始进行生物打印的工作了,这不是科幻,而且有三家公司已经开始了基于3D生物打印的药品的研发。如果这是关于行业的会议,这是关于怎么挣钱的会议,所以人们通过3D生物打印,来挣钱,或者通过一个发行药物来挣钱,人们已经开始挣钱了,通过3D生物打印的方式,当我们谈到一个过度的宣传和科学幻想,什么是科学幻呢,什么是宣传呢,关键在于你是否能挣到钱。

互动:我刚才看到各位都在讲,我们除了自己加强技术创新之外,有没有一些办法去迫使他们或者是鼓励他们来把垄断地位,或者是做一些对行业发展有利的事情,去做一些开放的动作给我们。有没有实际的方式去迫使他们改变这一切呢,光是抱怨是没用的。

肖国栋:我们做工业扫描,开始在中国市场三维扫描仪的售价是120—200万,现在的价格最便宜的要二三十万,为什么要降价,这是因为科技的水平上来了,也因为市场竞争,谁都要向市场低头。这个竞争是怎么来的,就是行业有引领,也有一些资本的力量进入,整合资源引进人才,这是一个过程,我觉得一定是通过充分的竞争,能够使这些高高在上的,离我们生活很远的东西慢慢的走下神坛,和企业有很好的结合点。

邵波:我也是站在一个行业从业者的角度来谈谈我的感受,竞争是没有问题的,最主要的是我们不要做过多的同质化的竞争,说说FDM的桌面机,这个其实是没有太多意义的,我很同意俄罗斯的专家讲的要有一些创新要有一些软件上的突破,要有一些自己的研发的方向,这个其实才能让我们这个行业,这个市场变得百花争鸣,如果大家一窝蜂的上这些对象,就会像很多年前的中国太阳能的产业,那就会沦落为制造工厂,那就只是待工,这对今天的中国来讲不是最有战略意义的,我们实际上是要鼓励自己的技术和创新,这也是今天整个3D联盟能够号召同业者来讨论这件事的一个初衷,这是我的一些观点。

Ian Gibson:回到最初的问题,也就是市场的问题,我们在这样一个竞争过程中,我们有经销商,实际上觉得某个产品的价格,是不是很贵,关键是在于市场。这个市场是否能够持续下去,有一些设备很昂贵,但是有些人做好准备要支付这个价格,因为它们看到了这些昂贵设备的内在价值,而且这个有可能它们并不是非常成功的公司,这是一个很简单的答案,像一些公司通过提供服务的方式保证市场的持续发展,通过它们质保,通过可靠性,专利保护,也就是还没有到期的这些专利,还有其他的方面,这两大公司就通过这些方面的优势来维护一个市场和自身可持续的发展。

Vladimir Mironov:我们必须要牢记的是如果你想要成功竞争的话,你必须牢记几点,第一点你要有一个硬件,一个足够好的硬件。第二点你要有一个好的软件。第三个你要有一个数据库,所有这些设计和软件的数据库。第四点你必须要有一个社交网络,而这个网络是和你的公司有联系的。我觉得只有具有这四大特点的公司,他们在3D打印方面才能取得成功。现在我们谈到竞争了,当前在一些人的脑海中,来自硅谷的一些人想法是这样的,像一个创投很有名的人物,他说你想和谷歌竞争吗,和FB竞争吗,不可能,21世纪的游戏是创造一个新的市场,并且占据这个市场,垄断不仅仅是全球市场5%的份额,而是占据95%的份额,这就是一个新的游戏,一个失败者的游戏,这是从0到1的这本书上谈到的。

邵波:今天我们有幸和国外的专家和国内的两家企业一起探讨了一下3D打印的商业模式,我想这会是一个很长的话题,那么我们通过这个讨论,能够给大家一些在不同的方向上的一些建议或者是观点,可能会帮到同行业的人,能够更正确清晰的看清楚这个产业,那么最后也再次感谢这几位嘉宾能够为这个对话栏目花一上午的时间分享他们的观点,谢谢各位!

更多行业资讯信息,请关注3D打印在线(news.3d2013.com)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哦

 



上一篇:对话:3D打印畅想
下一篇:江西臀部联体女婴明日在沪“分身”(图文)


【本文仅代表作者看法,如有不同观点,欢迎添加3D打印在线微信号(dayinzaixian)进行讨论交流。尊重别人劳动成果,原创文章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出处】

发布评论    共有  条评论





不登录直接评论

3D打印在线资讯频道 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参考 http://news.3d2013.com

返回顶部